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静之声

在喧嚣中平静,在平静中聆听万物的声音

 
 
 

日志

 
 

电影  

2007-02-26 11:55:02|  分类: 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假期即将结束,却觉得一直处在匆忙而杂乱的吃喝玩中。最后几天,决定跟老公一起看几部电影:必须在深夜、儿子睡觉之后(所有的白天都是送给他的,没有办法),有些困倦,但还是看完了如下几部:《面纱》、《通天塔》、《三峡好人》、《墨攻》。

最后的一部是《三峡好人》,刚刚获得威尼斯金狮奖。但我仍然觉得它远不如《小武》的流畅、有力。

无疑,贾樟柯想要记录的是“三峡”的变迁及因变迁而导致的人的生存、精神状态变化,此前的记录片《东》是《三峡好人》的前奏。他使用了一个“外来者”的视角,一个由山西来寻找前妻和女儿的民工,在进入三峡改造工程区域之后,他的所见所闻、困惑迷茫、无奈执着与当地人当下的生存构成了一幅层次繁多的画面。但是,这毕竟是一个外来的视角,他无法真正体会三峡人的悲怆与留恋,他在最外在的层面上与三峡人有着一样的体验:生存的飘浮、物质的困乏、未来的晦暗不明……但在灵魂深处,他无法体验并传达这些人在家园丧失之中无尽的失落感。

那么,这样一个角色也就带有了一些浅尝辄止的浮泛意味。正如贾樟柯自己所坦白的:是以一个在当地生活了很长时间的人感受这个故事,还是以外来人进入到这个现实里面展开讲,我后来觉得应该以一个诚实的视角进入,所以就采用了两个外来人来到这个地方,可能有很深的介入,可能有表层的略过。

这是一个必然:这个诚实的视角(且又是一个非知识分子)显然带有一些浮光掠影的味道(当然,这也远胜于一个不诚实的视角去无病呻吟),我们跟随这个有些愚钝的民工走马观花,在这个即将消失的风景之上晃了一圈,收获的是一种复杂的观感:在一个巨大的工程之中,一些人的“丧失”(拆迁户、民工等),一些人的“获得”(赵红丈夫、船老大、民工等),一些文化的消失(三峡、夔门、千里江陵等),一些文化的介入(交谊舞、港台片等)……一切都以不可更改的方式进行着,这“不可更改”当然指的是这群被动而艰苦地生活着的“小人物”,他们无法抗拒家园被毁的命运,无法阻挡那一步步升高的水位线,他们只有顺应,像被丢进滚滚长江的一棵草。

我觉得贾樟柯的优秀在这里,他的不尽如人意也在这里:他没有找到一种途径,经由这些驳杂的社会万象之后,使他的电影获得一种穿透人心的力量。

在这个意义上,我很遗憾为什么没有出现一个“三峡人”以“当地人”的视角去表现这样一个历史的巨变;同时,也是在这个意义上,我又庆幸贾樟柯为我们留下了这样一笔书写,尽管这书写里还有些让我个人意犹未尽的地方。

是否我对贾樟柯期待太高了?就像老公所说,在当下的电影语境中,贾樟柯已经很不错了。这一点我是承认的,可是,一个我自己不忍说出的猜想是,十年之中的贾樟柯为什么又回到起点?(《三峡好人》没有超越《小武》,充其量也只能算是跟它平行的一部作品)《世界》有如一场声色场上的梦,贾樟柯的浮躁已经无法遮掩,两年之后,他沉淀出来《三峡好人》,他能否持续他的电影梦想?以什么方式?在何时会再次给我们出奇不意的震撼?

我怀疑。

据说,贾樟柯挟《三峡好人》回归故里时,汾阳打出大幅标语:祝贺贾樟柯导演“荣归故里”——一个金狮奖就让我们觉得无上光“荣”,那么还有没有力量、力气、魄力去摘“金棕榈”呢?

李陀在山西汾阳《三峡好人》的讨论会上几乎对第五代导演张艺谋、陈凯歌进行了全盘的否定,称他们现在的电影是“弱智”电影,我觉得这大可不必。二十年间,正是第五代引领我们进入了一种电影的辉煌(相比较于我们旧的电影经验而言),在整个中国电影史上,也只有他们曾经让我们体会过什么叫作影像的震撼。贾樟柯可以吗?什么时候可以?二十年还是更久?一个十年已经过去了,一个十年之后的贾樟柯能否保持住既有的状态?在一片热闹之中他能否超越张艺谋们,不被周遭喧闹而嘈杂的赞叹所淹没?

我等待。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