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寂静之声

在喧嚣中平静,在平静中聆听万物的声音

 
 
 

日志

 
 

贵族  

2007-01-30 13:08:48|  分类: 杂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十世纪初有一批贵族作家,我在阅读她们(林徽因、凌叔华、冰心、陆小曼等)的时候觉得遥远而迷离。我无法想象那个时候的贵族究竟处在一种什么样的生活状态,后来一次很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一篇凌叔华写郁达夫的文字,里面不经意提到的一个细节让我忽然领悟:那个时代的贵族生活确不是我们现时代的暴发户所可以比拟的。

这个细节起因于1924年泰戈尔的访华。那一年度的5月,印度大诗人泰戈尔访华,当时北京的许多文化名流都列属于欢迎和陪同的梯队,比如梁启超和儿子梁思成,林长民和女儿林徽因,诗人徐志摩,北京大学教授兼英文系主任陈西滢,燕京大学女子学院的才女凌叔华等等,在56的茶话会上,凌、陈第一次相见。之后,凌叔华主动写信给陈西滢,讨论有关文学艺术的问题。同样起因于泰戈尔的另外一次聚会继续加深着两人的相识与相知:陈师曾、齐白石组织的北京画会邀请泰戈尔及随行印度画家兰达·波士参加活动,但又苦于没有合适的地点开会。于是陈师曾建议到凌叔华家的大客厅开会,闻知消息的徐志摩和陈西滢也要参加——如此众多的艺术界大人物,怎么招待便成了问题:

“好在那天招待会听了母亲的提议,只是吃茶,不吃饭。那天由母亲提议早一日去定下百枚新鲜玫瑰老饼和百枚新鲜紫藤罗花饼,另外用家中小磨磨出的杏仁茶,这应节的茶点很投合诗人画家的趣味。(20年后,画家波士给我来信,还巴巴的提起那天吃的茶点!)”

在接触关于凌叔华的文字之前,我一直无法对世纪之初的贵族生活作细节的想象,尤其是像凌叔华这样一个生于仕宦与书画世家的女孩子。这篇本来是记述郁达夫的文字却让我从一个侧面恍然领悟——在当下这个充满暴发户且心灵浮躁的时代,真正的“贵族”生活已经一去不复返,我们的奢侈充其量只是一种没有底蕴的豪华而已,所以我们的电视剧再也无法重现那个时代的一些知识分子的生命状态,因为他们是物质与精神的双重贵族,那么也就可以理解诸如《人间四月天》为什么只会给我们的展示一些亮丽而轻盈的外壳。我们可能可以仿制“百枚新鲜玫瑰老饼和百枚新鲜紫藤罗花饼”,也可以配制现代版的“杏仁茶”,但我们不会拥有这种思想的角度以及,吃饼喝茶的心境和心灵。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